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一周專題】學生運動員 生涯最終章

學生運動員 生涯最終章

 

畢業後回饋母校 鄭竹君撐出一片天

 

【王湘婷/報導】曾多次參與大專田徑公開賽撐竿跳高(簡稱撐竿)並奪下好成績的鄭竹君,就讀文大體育系。她從國二開始訓練,起初因為喜歡運動而不斷嘗試各種項目,最終決定專攻撐竿。

 

 撐竿屬於個人項目,不像接力賽或球隊以團體為主,鄭竹君表示有好有壞。以球類運動來說,若在場上失誤也還有隊友可以互相幫助,但個人項目就只能靠自己

 

 談起運動生涯中的低潮,鄭竹君直言道最根本的還是運動傷害,她曾因在集訓時膝蓋韌帶斷掉而開兩次刀,花費不少時間康復。

 

 另外則是撐竿的技巧性,有時候花上大量的時間卻不見得能馬上抓到訣竅,只能不斷的看影片觀察,再與指導教練溝通。如何克服挫折,她直言要「自己想通」,人不可能一直在巔峰,偶爾可以適度休息,抒發壓力後再繼續練習。

 

 除不停練習外,鄭竹君認為最重要的是心態、生活作息,尤其在飲食方面平時就要控制,而非到比賽前才節制。她表示,臺灣的運動員常是中學表現很好,但大學時成績往下掉,原因是對未來的迷惘,現階段努力追求體育成績,卻不知道畢業後該何去何從。

 

 臺灣體壇至今仍有許多教練以傳統方式訓練選手,導致運動員因過度訓練而無法突破自我。對此鄭竹君有不同看法,她表示的確有這種現象,但傳統訓練效果因人而異,有人需要不斷重複動作來訓練,每個教練有不同做法,並沒有認不認同的問題。而現在越來越多新進教練投入,將不同的訓練方針引進體育圈,同樣能帶領運動員不斷打破紀錄。

 

傳承「人格態度」

 

 在士林高商擔任教練的鄭竹君,不排斥未來回到文大執教。不少運動員在完成學業後,都會以自己的高中為優先回校帶隊,鄭竹君則是因喜歡母校環境。除帶給後輩技術教學外,她最希望傳承的是影響做事的態度的人格,也會要求學生的課業成績,因為卸下運動員身分,回歸最根本還是學生。

 

鄭竹君小檔案

生日 1997/7/12(21歲)

身高 167公分

體重 56公斤

專長 撐竿跳高

經歷 105全大運第三名

   105大專田徑聯賽第三名

(整理製表/王湘婷)

 

撐竿跳好手鄭竹君曾拿下全大運第三名。鄭竹君提供

 

文大當家捕手姚冠瑋 叩關職棒回報父母

 

【洪雋傑/報導】美孚巨人當家捕手姚冠瑋,從小就擁有很好的運動細胞,最初是練拔河,到小五才改打棒球。身為場上指揮官的他,具備準確的判斷力及優異的領導能力。今年即將畢業,他盼未來能投身職棒,一圓兒時夢想。

 

 姚冠瑋的少棒、青少棒時期皆在宜蘭完成,真正打響知名度,則要說到他在穀保家商的那段時期。他說:「我棒球起飛的地方是從高中開始,感謝帶我上北部的穀保周宗志教練,是他把我帶到穀保這塊,有現在這樣的成績,周教練的功勞是最大的。」高二那年首度披上國家隊戰袍,出征U18世界盃。

 

 姚冠瑋高中畢業後,因為當時在國外比賽,錯過申請大學期限,使他比同期選手晚一年進入大學就讀。空窗的那一年他選擇進入新北市成棒隊磨練自己,如今回想起來,他認為,經歷這一年成棒洗禮獲益良多,無論是心態或技術層面,都有一定的提升。

 

 姚冠瑋打擊能力備受教練團肯定,今年大專盃決賽,擔綱球隊指定打擊,兩場比賽貢獻三分打點,助文化拿下隊史第11冠,但他不因此而自滿, 反而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進步。他說:「人不能因為你一時的好,就覺得滿足,人一生都是在學習,我們都要比以前還要好 。」

 

 運動員最怕的受傷也曾困擾著姚冠瑋,當時努力復健回到場上的那段時間,是他人生最大的低潮期,但挫折並沒有擊垮他,反而把他推向人生的另一個巔峰。「傷痛既然來了,就不要逃避,正向一點,告訴自己不要急,因為你越急,反而是讓自己身體恢復的更慢,慢慢地做,把自己身體素質加強多一點。」他說道。

 

 姚冠瑋今年即將畢業,在與家人、教練討論過後,將報名今年中職季中選秀,挑戰職棒殿堂,他感性的說:「打職棒畢竟是從小的夢想,我會想去完成它,爸媽畢竟小時候把我撫養到大,在我身上花了那麼多精力跟錢,所以我想打職棒是我最好回報他們的時候。」

 

姚冠瑋將挑戰職棒。林益民攝

 

決賽飲恨輸球 陳智偉沒有遺憾

 

【林益民/報導】文大足球社大四陳智偉告別大專賽場,連兩年帶領球隊殺入決賽,都以一球之差飲恨,鎩羽而歸。陳智偉說:「我不會哭,因為我盡力了,所以沒有遺憾。」

 

 陳智偉在最後一年大專賽聯賽表現出色,合計攻入五球,碰上暨南大學時和隊友川滿光一同上演帽子戲法,助文大8比0血洗對手。主踢球隊中場的他,必須在攻、守兩端串起球隊。

 

 談到擅長的優勢,陳智偉對自己的盤球能力相當有信心,以及在關鍵球處理上,靠著精準的傳球,送球給前鋒,撕裂對手後防。

 

 來自澳門的陳智偉在國三那年接觸到足球,高中、大學也持續在「玩球」,雖未受過正統甲組球隊訓練,但他把足球當作興趣、生活的一部分。「一碰上就回不了頭,感覺它(足球)會是我這一生中,不管我老的時候,會一直從事的運動。」陳智偉笑說。

 

 來臺灣唸書的陳智偉仍對足球充滿熱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學加入文大足球社。文大一般組足球社成軍僅六年,成員組成主要來自日本、港澳的學生。近兩年成績相當亮眼,連兩年拿下大專盃一般組亞軍,在去年的北區稱王等。陳智偉大學四年也替球隊立下許多汗馬功。

 

 陳智偉表示,剛開始隊員都彼此不熟識,到現在能在比賽中有許多的小組配合。賽後球隊也不斷的開會、檢討,目標也愈來愈一致,才能有現在的默契與表現。而陳智偉畢業後打算留在臺灣工作,並在工作之餘繼續踢球。

 

來自澳門的陳智偉(右)擔任文大足球社隊長。林益民攝

 

 

球員兼體能教練 鄔厔穓倡科學訓練

 

【王湘婷/報導】曾因故解散的文大橄欖球隊在103年重新復隊,也吸引不少新銳球員加入,曾擔任過建國中學黑衫軍橄欖球隊副隊長的鄔厔穓(音同至意)就是其中之一。

 

 幼時罹患嚴重氣喘的他熱愛運動,後來在教練的邀請和家人支持下加入球隊,原本只是想鍛鍊身體,卻意外打進專業領域,現在除橄欖球外,也是肌力與體能教練。

 

 鄔厔穓說:「球隊是在教怎麼做人。」除了不斷練習,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品德」,資深教練都知道,在球隊裡不只是教球,還有對前輩的尊重、和隊友的配合。就像是非體育專業的學生,在面對自己不喜歡的科目時不能輕易放棄;練習雖然很累,仍然要努力完成目標,體育教的是如何克服難題、堅持下去。

 

腰傷低潮影響心態

 

 運動員難免遇到低潮期,鄔厔穓也曾經歷腰傷,嚴重影響賽場上的表現,然而除了生理上的挫折外,影響他最深的是「心態」。國中時他希望能成為國手而勤奮練習,高中順利參加青年奧運,成就感使他的心態膨脹,開始覺得就算不用練習、別人也比不上自己,因此進步的幅度也大為縮減,甚至在團隊中被排擠。

 

 所幸這些問題都在他進入大學後得到改善,鄔厔穓的腰傷在接觸科學式訓練後大有改善,並發現他腰傷部分原因來自長期肌肉緊繃失衡、重訓動作錯誤等,經過矯正和訓練,已經完全康復,而在過去得到教訓後,他也開始注重與人的互動相處,調整心情後大有轉變。

 

 文大橄欖球隊剛在107學年度橄欖球錦標賽拿下冠軍,談起致勝關鍵,鄔厔穓表示,練習練的是身體素質和熟練度,但最重要的還是心態,身體強壯心態卻弱小,如果在比賽中看到比自己矮小的對手就不敢碰撞,那怎麼比賽?解讀、猜測並破解敵對的想法,這才是競技比賽在做的事情,就是所謂的「戰術」。

 

 在大學橄欖球隊四年的生活,留下不少特別的回憶,鄔厔穓分享進入球隊第二年時,有次比賽他們花相當多時間準備、也有信心獲勝,實際上場後也很有希望奪冠,最終卻失誤被逆轉,遺憾的抱回第三名,當時不少人因此落淚。至今他還印象深刻,因為那是大家團結一心去追求目標,但是卻失敗了,有收穫也有淚水。

 

 談起文大橄欖球隊,鄔厔穓覺得氣氛很好,收穫也比其他地方都來的多,不論是隊裡的向心力和感情,也從教練和學長身上學到很多,最重要的是沒有明顯的「學長學弟制」,大家感情很融洽,他說:「我一開始也沒有打算來文化,但是我沒有後悔來文化。」。

 

 對於臺灣體育圈,目前正持續往教練方向發展的鄔厔穓有不同的想法,他尤其認為國內科學訓練並不足,許多資深教練認為選手就是要不斷練體能,因此至今仍常看見球隊在練習跑山,長久下來選手雖然拼命又打球又跑步,成績卻不如預期,且容易過度訓練進而受傷,很多拿金牌的運動員都是這樣帶著傷上下場,最後傷就會跟著一輩子。

 

 

體壇引進科學訓練

 

 

 鄔厔穓認為,若要使臺灣體壇發展更好,國外的新知一定要學習,並非是崇洋媚外,而是不能再繼續使用傳統方式訓練選手,因為過去的環境和現在相差甚遠。他指出,很多教練不用科學訓練,是因為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單純用自身經驗,因此體育署應該落實讓每個隊伍都有專業的體能教練,且不能讓選手太密集的比賽,希望能平均分配賽季,讓運動員充分準備與休息。

 

 關於自身的未來規劃,鄔厔穓表明不會往職業橄欖球員發展,但會往教練方向前進,希望自己能回饋當初培養自己的母校。他也期待未來能有機會帶領年輕球員走向國手。

 

鄔庢穓認為臺灣體壇應多引進科學訓練。鄔穓提供

 

帶領文大升上甲一 陳立哲將卸任隊長

 

【盧玟靜/報導】文大甲組足球隊長陳立哲曾於104學年度大專聯賽公開二級踢進決勝球,帶領文大甲組男足升上甲一級。隨著畢業季到來,他也將卸下隊長一職。

 

 陳立哲從八歲開始踢足球,因不喜歡待在教室而選擇足球社,至今踢了14年。國小因調皮沒有去暑訓,但教練沒有趕陳立哲走,只是罰三個月的體能訓練,並需歸還球衣,即使如此仍不滅他對足球的熱情。

 

 國中因無足球校隊,陳立哲中止專業訓練三年,在空閒時間自主練習,直到考取足球名校新北市立清水高中,才繼續接受正規訓練。大學只有北市大和文大在陳立哲的考慮名單中,如果沒有上前者就選擇當時甲二的文大,因為想證明自己能將球隊帶上甲一級,且相信自己的信念能感染整支球隊。

 

 文大甲組足球隊招生量曾經極為不足,僅剩三人受訓,從三人到13人,再從13人發展到現在20人。

 

 「很慶幸當年是因為我的關鍵射門得分,球隊成功升上一級,也感謝其他隊員能一起朝這個目標邁進,當時只有大一的我站上球隊先發,即使失誤了,隊上學長以鼓勵取代責罵,增加我的信心。」陳立哲感恩地說道。

 

 大三上陳立哲擔任副隊長,幫忙處理球隊的行政工作,並策劃球隊許多友誼賽。大四接任隊長,除行政工作還需照看每位隊員的生活狀況,他會介紹工作給經濟有困難的隊員。因為陳立哲認為擔任隊長除具備責任感、主動積極的態度外,還需瞭解隊友的狀況,不管是球場上的表現,亦或是球場下的生活。

 

 經由學長引薦,陳立哲從高中畢業的暑假開始教足球,學生年齡涵蓋3歲到33歲,陳立哲曾接獲小學一年級的家長投訴教法和表達方式,面對指責他虛心接受並改進,也因為學生中有特殊疾病的孩子,教導他們使陳立哲變得圓融、更有耐心。

 

 陳立哲提到,未來將轉型成教練,繼續在喜愛的領域努力,也希望未來的學弟將信念傳承,變成文大甲組足球隊的傳統。

 

陳立哲未來將轉型成教練。陳立哲提供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