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38期】固守跆拳道師範 鄭大為:堅守自己的信念
固守跆拳道師範  鄭大為:堅守自己的信念'
■走出低潮踏進校園,鄭大為將理念傳達給學生。 記者林哲安攝
 
【蔡長峰/報導】「假如人生重新來過,應該還是選擇跆拳道,不過我會多放一點在繪畫上面,因為年輕時得過幾次獎,可是後來因為人生際遇而錯過了。」他是鄭大為是跆拳道界罕有黑帶八段、國際一級裁判、品勢權威。
 8歲時就接觸道跆拳道的他,其實內心最想當藝術家。因為母親是畫家,自幼被影響很深,有礙於成長在封閉時代,當時藝術家沒有辦法養家活口。處於資本主義競爭社會中,現實壓力給他重重的一拳,沒能朝藝術家發展是他人生成長過程中最大遺憾。
 
輿論擊垮自信
 
  回憶09年12月7日,東亞運跆拳道男子組72公斤級金牌戰,我國選手在開賽27秒就被韓國選手「疑似」犯規打中鎖骨而昏迷倒地,他卻也沒料想到自己也即將被打倒。當時他就是比賽副審之一,雖然當下仲裁法庭認定選手是沒有犯規疑慮,但由於民族意識膨脹,鄭大為被冠上「賣國賊」,加上政治及媒體炒作,讓他不但丟了飯碗,精神壓力一度大到罹患壓力創傷症候群,甚至接到一連串恐嚇電話,連走在馬路上都有人想要取他性命。經過法律訴訟,讓他真正體會到原來在社會中弱勢族群是多麼徬徨無力,「我可以忍受物質條件各個方面不充裕,來自不理解羞辱,可是我不能出賣我的品格,這是我當跆拳道師範要堅守,否則我永遠無法教我的學生。」為了人格、品格堅持,就算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對他來說不能說放棄就放棄。 
 正值人生低潮,加上父親重病在臥,讓他的未來看不到一點希望。「最後爸爸還是走了,媽媽80幾歲,當時醫院裡加護病房沒有半個人,年夜飯就我跟我媽媽隨便吃一點,我看著媽媽全身發抖,當下意識到我現在不能死掉,最起碼我要照顧好媽媽,這是一個很殘酷的現實讓我不能倒下來。」當時的他生活積蓄都用完,人生走到絕路,他問自己:「要選擇一個人走上絕路,還是要拖一大群人走上絕路」在這中間取決,始終讓他放不下母親。盡孝道,成了他活下去最大信念。
 直到現在回到文大教書他才開始慢慢改變生活,也特別感謝體育系魏香明不在乎過往,對他百般信賴。藉由教課重新接觸社會後,他在學生身上看到希望,看見許多可能性,讓他人生又展開新旅途,他說:「從學生身上得到很多,促使自己責任感想要回饋給學生。」他對他們都抱著很大期望,盼它們要要堅持自己的信念和價值原則,「你需要強大道德與勇氣,而這些來自於自己信念堅持。所以我希望學生未來出社會之前,信念價值,在大學教育裡要建構非常完整的信念價值。」
 他表示面對任何事情都要堅持自己理念,不要人云亦云,隨波逐流,也希望學生透過事件引以為借鑒,用來檢視自己仁德品格教育是否經得起人生重大考驗。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