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39期】努力不懈 抱得金獎歸
努力不懈 抱得金獎歸
各種領域 各顯長才 「金」厲害
 
台灣三類金獎在國際間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戲劇類的演員想敲響「金鐘」;歌手們想奏得「金曲」;電影咖們想躍上「金馬」。當自己的作品被肯定,就更能有力量往前邁進。
 
 
【楊純馨/報導】曾處於低潮期的小馬(右圖,記者楊純馨攝),曾經好友騙光他的錢,經紀公司也和他解約。直到八大製作人邀請他來擔任「世界第一等」外景主持人,他才重新開始反省自己以往的狂妄。
 2010年以該節目獲得金鐘獎行腳節目主持人獎,對他而言是一種肯定也是一種殊榮。他謙虛地說:「是上帝派他主持世界第一等,一方面實現當導遊的夢想,一方面實踐『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道理。」
 用自己的雙腳去體驗世界,並打開心胸去感受世界,雖然主持的這條路並不好走,但他在主持的過程中也不斷地從中學習以及成長,發現自我的價值關逐漸地改變,不會去羨慕別人收入的多寡,因為自己擁有更多無形的寶藏。
 
曾經絕望想放棄  貴人提點走下去
 
 曾經多次想要放棄主持,因為當時通訊軟體並沒有如此發達,只要一出國就與家人朋友們斷聯。他幽默地說:「當時自己擁有一台如植物人般的手機」,雖然手機有一千多個號碼,但從不會響起。因為當朋友來找他時,他多半都在國外進行主持工作,久而久之與朋友間的互動和共同話題就減少許多。
 重感情的他以為自己跟朋友之間產生了鴻溝,於是變得不跟別人說話,有時還會自己跟自己打撲克牌,產生自閉的情況。直到他遇到一個貴人,那就是藝人蔡頭,蔡頭很嚴肅地跟他說:「你白癡阿,『世界第一等』是你的代表作,你給我好好做,知道嗎!」這句點醒了他,也成了他堅持做下去的動力。
 「感恩、懺悔、希望、回饋」這八個字是他人生中的領悟,他表示,成功的時候要懂得感恩;做錯事的時候懂得懺悔,時時檢視自己,不要總覺得都是別人的錯,因為當你手指頭在指別人的時候,同時有四隻手指頭在指自己,所以感恩、懺悔很重要。除此之外,人也要懂得希望和盼望,人生有十之八九不在預期之中,他強調人不能有絕望,說穿了人的歲月就這麼短,面對大自然的力量,人是如此的渺小,每天不要把自己搞得這麼憂鬱,遇到不好的事情試著轉換心情,讓自己變的更好。
 至於回饋,很多人會想等到有錢的時再來回饋,他表示,這樣太遲了。做善事要變成一種習慣,像是將每天喝咖啡的錢存起來,積少成多,一個月後就可以幫助很多需要幫助的人,「別因善小而不為」,因為一塊錢也可以發揮很大的功能,重點在於有沒有心要去做。志業跟事業是同時的,他覺得做好事是不需求回報的,更是一種享受。
 
 
【謝宜庭、劉懿慧/報導】從事幕後十四年的資深音樂人,曾製作無數知名歌曲,以個人專輯《30出頭》入圍第二十五屆金曲獎,更以新人之姿,一連拿下最佳台語歌手和最佳台語專輯的陳建瑋(左圖,由陳建瑋提供),以不同的台式唱腔受評審肯定,他熱愛音樂,用台語唱出自己的心情,用音樂表達與他人的不同,他說:「台語是一個代表台灣的特別文化,需藉由結合和創新深根台語文化。」他也鼓勵從事音樂製作的年輕人,想要被看見,應有自己的作品,不再只是替別人做幕後的工作。
 《30出頭》專輯名稱是在完成專輯後才定下,此張專輯皆以身邊發生的出發點創作,也是他剛上台北的心情。專輯主題皆圍繞在他工作上、愛情上所遇到的困難。就讀高雄中華藝校戲劇科的他,有多首歌曲在描寫他與高雄的故事,從以前在學校就喜歡唱歌,甚至不顧家人反對,跑上台北追尋自己的夢想。入行後發現,「會唱歌的人很多,會唱歌會寫歌的人也很多,會唱歌會寫歌又懂得做人的人又更多」,他說上來台北後了解,身為一個藝人需具備這些條件,不是像他在南部,只要唱歌或參加校園比賽得些名次即可當藝人,由於受到這樣的打擊,他便開始學習幕後製作。
 
台語歌曲新風貌 做出自我代表作
 
  陳建瑋說:「現今大家談到台語歌,都會直覺想到八零年代左右的苦情台語歌,但現今台語歌的形態已經沒有侷限,唯一的差別是台語歌偏獨立。一般大眾認為主流的台語歌還是以那些苦情的為主,我希望能做好『屬於這個年代』的台語歌。」
 從事創作這方面,他經常和身邊年輕朋友說:「不管如何,一定要有自己的作品,這都比幫別人彈吉他或擔任樂手,來的更容易被聽見。」在以前,需要有唱片公司,自己的作品才有機會被聽見,但現今數位化時代,只要把音樂放到網路上就會被聽見。這些作品代表自己的創作精神,利用專輯裡的文字和音樂告訴別人自己不同之處。
 
 
【楊純馨、劉彥彤/報導】從小雙眼罹患先天性視網膜病變的黃裕翔(見左圖,取自網路﹚,為國內少數主修鋼琴的盲人樂手,曾演出電影「逆光飛翔」,也因此片,摘下二O一二年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項。
 他是如此的熱愛生命,雖然感受世界的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樣,但聲音讓黃裕翔感覺到世界的顏色。看不見五線譜,但他可以透過心去感受跳動的音符,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去接觸、感受以及體悟世界,享受人生的美好。透過他指尖流動的音符訴說自己精采的生命故事,即使關上這扇靈魂之窗,樂觀開朗的他並沒有放棄自己,反而挖掘自己的天分,從中去培養自己的興趣,也找到自己。
 黃裕翔笑著說:「最近看了一部電影『星際效應』,靠著自己仔細聆聽現場的聲音,再加上身邊的朋友大概講解劇情,最後憑著自己的想像去拼湊出電影畫面。」
 鋼琴是他第一個學習的樂器,也是最能展現自我的樂器,在創作的路上,每當黃裕翔腦中閃過一絲靈感或一段旋律的時候,他都會透過鋼琴將音樂彈奏出來,再利用錄音的方式記錄下來。
 那麼多的音樂類型裡,黃裕翔尤其熱愛古典音樂。他曾說:「如果辦一場古典樂的演奏會,只要有七十個人就可以了。」現今的聽眾都比較喜愛流行音樂或是爵士音樂,於是他將古典音樂及現代流行音樂融合,重新改編,讓大家認識古典音樂。
 
創作路上不設限 各種曲風納多元
 
 最喜歡的爵士演奏家是德國的克拉茲兄弟,他說:「喜歡他們把古典改編成爵士,像是之前的當古典遇上古巴(編按:此為一種音樂形式)或者是後來的莫扎特遇上古巴。」黃裕翔在音樂創作的路上,不乏有爵士和現代流行音樂的曲子,但他認為這與古典音樂並沒有衝突。在接觸音樂的過程中,黃裕翔不排斥任何種類的音樂,這也許源自於自己的母親。他笑說:「爵士和流行音樂是生活中比較常聽到的,那因為從小開始,我媽一直都什麼音樂都給我聽。可能因為這樣子,從小就對什麼音樂都不排斥。但真正對爵士的興趣是在國中開始的,因為喜歡即興演奏的樣子。」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