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公告】攝影新世代 二屆新像攝影落幕
 
攝影新世代  二屆新像攝影落幕
捕捉生活小確幸  反映社會真實性
 
  由中國文化大學新聞學系實習媒體《文化一周》主辦的「第二屆新像攝影大賽」,於2014年12月28日在《SNAPPP照玩雜誌》旗下藝廊空間「上場」舉辦頒獎典禮,圓滿落幕。 
  歷時半年的籌備及三月餘的徵稿角逐,學術界及實務界的專業資深評審攜手新像,傾力打造專屬年輕學子的優質攝影競賽平台,各獎項終花落名家。
  「新像攝影大賽」著重「新聞攝影」、「紀實攝影」領域,以「專題故事」、「生活紀實」為兩大主軸,放眼台灣、兼納多元文化,呈現「心(新)之所向(像)」的創新意涵。
  期望藉由動人影像,喚醒新世代生活之感官與社會中沉睡的真實,並透過自身觀察,投射及反映台灣當代主體意識。其目標只有一個——為了更好的台灣。
 
 
生活紀實類【吳欣儒/報導】
 
魔球抓住聖誕氣氛 攝影讓生活充滿期待
 

  魔球,是李晧瑋在逛街時無意發現的靈感。
  拍攝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為因應聖誕節,街上隨處都可見到聖誕布置,而這也成了一種「季節限定」的攝影題材。他說:「球中映照著整個長廊的倒影,再配合著伸手去抓的動作 就好像想要去捕捉拍攝聖誕氣氛一樣虛無飄渺,幻而不實。」拍攝當下,其實他正想著要如何去表達出聖誕氣氛,抬頭恰巧發現這個高掛著的金色圓球,隨手就記錄下來。
  李晧瑋當初完全沒有預期自己會得獎,當初入選時看到眾多作品都令人相當驚艷,發現自己的作品竟然從中脫穎而出,真的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他說:「很感謝主辦單位與各位評審的青睞,能讓我從眾多參賽者中獲得金獎如此的殊榮。這個獎項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也算是攝影之路上的一個里程碑,我也會帶著這份感動,繼續在攝影之路上加油努力。」
  
接觸攝影,真正拿起相機拍照的時間其實並不久,擁有一年半攝影經驗的他表示,自從開始攝影後,常常不自覺得會去注意一些生活中的小細節,即使只是路旁的小花,都能駐足拍攝觀察個半天。有了攝影的調劑,日常生活充滿了期待感。

 

 看得獎作品>>>>>

 

 

 

從平凡的照片看低頭族的雲端世界
 
  雲端世界,是洪立恆街頭實拍的作品。特別的拍攝手法,實景與玻璃倒影重疊。從拍攝方式,關心時下低頭族的現象,滑手機已是日常最頻繁的動作。而他,卻從一張隨手拍下的照片,表達出故事,甚至是一個議題。
  剛接觸攝影一年多的洪立恆,當初是看到別人的照片,從別人的作品中看到他照片所謂的內容,才開啟了他攝影的契機。沒想過會得獎的他,卻拿下了生活紀實銀獎的佳績。
  平常以日常現象做為拍攝主題,會參加活動,洪立恆說:「覺得這個比賽和別的攝影活動很不一樣。」他認為,新像攝影大賽的主題,是以關心生活議題為主,這樣就不會因為有照片審美太主觀的問題。
  洪立恆表示,剛開始攝影時,都是以漂亮的東西為主並不會覺得有互動及影響。到後來他發現:漂亮的東西就是漂亮而已。因為接觸紀實攝影,開始和身邊的東西有互動的,開始更觀察周邊發生的事。
 
 
 
 
 
更細膩的去看事情 就是生活
 
  王詞輿-生活,拍攝地點木柵市場。會拍攝這張照片的原因,他說:「那時,因為生活,要採買所需的食材。經過熟識的攤販,看著琳瑯滿目的東西,卻不知從何挑起。 」接觸攝影已經一年多的他,平常拍攝主要以人像為主,反而生活紀實的較少,這次投稿後,就覺得會得獎。因為攝影,讓他無論看事情,甚至是一項物品,都更細膩,去注意平常不會去注意的部分。
 
 
 
 
 
何處是幸福  詹維哲眼裡的小確幸                   
 
 【林佳儒/報導】透過學校服務學習,詹維哲來到了台北車站街頭募集發票,偶然中他運用相機,捕捉到一個在便利商店認真看報紙的老先生,彷彿想從報紙中尋找些什麼,報紙上印有「下一站幸福」,讓人欣賞作品時不免若有所思。「熙來攘往的台北車站一角,隻身一人的老先生與報紙廣告的幸福畫面成為強烈的對比。」此畫面讓他拿下「第二屆新像攝影大賽」生活紀實類優選,「使用黑白的拍攝手法,讓後方的雜物可以被忽視,而集中注意在老先生身上。」
  詹維哲在大學擁有第一部相機,除了系上作業需求,他平常也從同學身上捕捉到許多珍貴、有趣的畫面,他笑說:「我有一群很愛被拍的同學。」對於自己的攝影技巧,他指出不會刻意因為取角度而坐太大動作,仍處於就學階段的他,將來無特別嚮往攝影專業,但仍對攝影相關比賽感有興趣,相信《何處是幸福》作品傳達出的意猶未盡,詹維哲未來會從攝影中得到解答。
 
 
 
 
  
 
專題故事類【陳行/報導】
「耀」動新像 「徵」顯人氣                        
 
  現任世新大學新聞人報社攝影部長的蔡耀徵為「第二屆新像攝影大賽」最大贏家,藉《陣頭上舞台》、《彩虹》將專題故事類金獎、人氣獎、優選一併斬獲。回想當初要求媽媽買單眼相機遭極力反對,他笑言:「今天終於可以說,媽我在這兒……」
  剛一捧獎,蔡耀徵的獎金即有歸屬。原來新像人氣獎票選時,他在INSTAGRAM發文請朋友幫忙按贊集氣,承諾以飲料答謝大家,不料當天即衝破50人大關,一杯飲料60元,算下來一定要得冠軍才夠支付這筆開銷。結果好運真的眷顧有實力的他,「一定實現承諾!」,蔡耀徵信誓旦旦。
  從作品中不難發現,蔡耀徵似將別樣視角貫穿於影像,而這實則「美麗的意外」。「常被學長姐ㄉㄧㄤ照片歪來歪去,嘩眾取寵,但是改不過來。好比拍攝熱舞社活動,氣氛歡樂時會不由自主傾斜相機,事後發現照片都向同一邊。」而無論是預設意圖抑或無心之舉,蔡耀徵都以鮮明的個人風格備受矚目。
  因這種獨特攝影嗅覺,常常接拍校內外活動的他,亦會有「非主流」之舉。有次他去安養服務中心,主辦單位希望拍攝呈現服務者與被照顧者間的親切氛圍,而他卻看見樣態可憐的病重老人備受孤立。當下他想,秉承服務心態卻未照顧最需要幫助的人,一念起,遂對焦於老人,呈現其孤零零被溫馨包圍的心酸畫面。
  此次新像中,蔡耀徵最欣賞記錄萬華流浪漢的作品《生命價值》。「它顛覆了人們對流浪漢的既定印象,畫面顯得朝氣輕柔。」另一幅令他印象深刻的作品為《何處是幸福》,低頭專注閱報的老先生孑立於熙攘的北車,對比強烈,而報上「下一站幸福」的字眼亦令人玩味。捕捉生命靜默處和悲歡俱在的世情百態,是蔡耀徵活動攝影之餘追求的質感。
  「攝影給了我表現自己的機會。如果在大學生涯中我不會攝影的話,什麼都不是。」攝影對蔡耀徵而言,不僅帶來榮耀,使他廣結善緣、享受與夥伴切磋技巧的樂趣,更已深深烙印於其人生。
 
 
 
 
 
 
太陽漸光盼盡勉力 許尊凱「玩真的」                
 
  「我剛剛都在專注聽大家講話,所以現在大腦一片空白。」「第二屆新像攝影大賽」專題故事類銀獎得主許尊凱一席獲獎感言惹來一片笑聲,而他記錄太陽花學運中公民意識覺醒的作品《太陽漸光》卻展現絕對的嚴肅。
  「拍這組照片的初衷,是希望身體力行支持學運,只靜坐效益不大,因此發揮自己的專長,帶著大包小包的攝影器材到現場,用快門記錄一切。」在許尊凱觀念中,照片的力量或許可傳遞台灣社會中令人動容且不朽的一幕幕,喚醒公民覺知,這亦契合本屆新像主題——為了更好的台灣。
   主辦單位《文化一周》發行人陳慧蓉說:「對於新像呈現的影像非常感動,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台灣。但其實我們每天並沒有特別付出心力去觀察這些細微處。」許尊凱的作品生動反映台灣大事紀,凝聚大眾共同記憶,也提醒人們不應遺忘這一重要時刻。
   對於新像,他表示即便入圍未得獎也開心:「目前為止,台灣『玩真的』的比賽很少,很開心新像是其中一個,會找業界有水準的老師來評審,而不是各種走後門和老闆說了算。」全心全意投入的他,從大三學攝影始,已立志攝影以外的工作不做。「我只是單純喜歡攝影這件事。」他為自己代言。
 
 
 
 
深掘內心 湛文甫@tag新像in純粹                   
 
  「事隔八年再度踏上這個小鎮,模糊的記憶與味道再次被喚醒。我來了,又走了。」溫軟的念白來源於湛文甫的《@tag 爺爺in大林》,憑藉作品的細膩原鄉情結,他成功奪得「第二屆新像攝影大賽」專題故事類銅獎。
  「比賽不單談視覺美的呈現,更分生活與藝術的結合。」他眼中的本屆新像主題明晰,鎖定台灣,親近周遭生活,亦發掘出不同視角的影像敘述概念。大部分人著眼專題故事類紀實攝影,便聯想到學運,湛文甫認為:「紀實攝影需要長時間的精力去觀察,從發現議題到切身感受、投入拍攝,其實與個人經驗及靈敏度有關係。」
   他決心突破串聯影像傳達故事的難度,深掘心靈層面,走不一樣的路線。故出生於台北的他,透過鏡頭捕捉戶籍地嘉義大林鎮的細碎,看見歲月塵埃中的微光。爺爺的臉、屋頂上的鴿籠、巷弄轉角和晨間一顆甜暖的肉粽觸發了他有別於兒時的感受。
  「攝影初期,往往追求視覺修飾,如今體會到先觸動自己更重要。」 於湛文甫而言,照片的靈魂非僅由轉換色調呈現,於是他將每一刻細心體察的純粹,用影像定格為一枚枚記憶琥珀。

 看得獎作品>>>>>

 

 

 

 

重返高中 翁羽汝記憶中的動態美                      

 【林佳儒/報導】翁羽汝以校園社團教室為主軸,從一個畢業許久的角度,進入「動作」的記憶中,找尋曾經沉浸在那一刻的自己。此榮獲專題故事類優選作品之《記憶中的》,「挖出以往那些汗水的味道及辛苦的身體動作,也勾起甜蜜的歡笑聲和舞台上的驕傲。」
  為了一份作業,讓翁羽汝回到已隔七年未曾回去過的高中母校,在曾經待過的啦隊社團教室裡,雖然與這些學弟妹互不相識,但翁羽汝看著他們專注於練習的畫面,那肢體線條擺動的美感,勾起她回憶中的曾經。為了拍攝一系列的照片,她笑說:「我甚至還花了一些時間打交道。」。對於以黑白方式呈現的概念,翁羽汝認為:「其實啦啦隊的衣著本身很花,我認為色彩會干擾到動作的本質,所以以黑白方式襯托出啦啦隊動態的美感。」
  「由於系上的攝影專題課程,老師會教導一些技巧,也會針對個人的作品會有角度上的指導。」翁羽汝目前就讀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藝術學系碩士班,「其實大學四年一直沒有興趣,一直到碩士才開始有機會去接觸。」除課業上經常會接觸到攝影這塊,系上老師也鼓勵翁羽汝可以繼續往此專業更進一步,「新像獎讓台灣懷抱攝影熱忱的人有機會參加,未來有機會也是會參加相關攝影比賽。」

看得獎作品>>>>>

 

 

                      查看更多作品和頒獎花絮>>>>>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