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56期】身為新住民二代我驕傲 何景榮聲援穆斯林義不容緩

身為新住民二代我驕傲

何景榮聲援穆斯林義不容緩

 

【張元春、楊捷安、陳冠淳、郭育廷/報導】日前在北車發起聲援「穆斯林不等於恐怖份子」,他是來自印尼的新住民二代——何景榮。搭車回家路上,憑著一股衝動買了板子和筆,用中英文寫了「我是台灣人,我愛穆斯林,他們不是恐怖分子」,想領先世界傳遞台灣對國際的關注。  

 

伊斯蘭國ISIS恐怖攻擊事件頻傳,日前巴黎遭恐攻更受國際媒體大量關注,又網路流傳一支影片,台灣被列為可能的攻擊目標。但將伊斯蘭教徒同視為恐怖分子的恐懼與誤解須被打破。  

 

何景榮說:「我遇到的穆斯林都很善良,尤其印尼人個性十分溫和,要把它們培養成恐怖份子太困難了。恐攻的目的為了要分化人類,我們不要被影響。」  

 

對於是否會持續聲援穆斯林的行動,他表示,第一次在北車舉起標語時,停下來的人寥寥可數,但慢慢的,經過媒體和網路平台的報導之後,知道消息的人變多了,也有更多人願意站出來,他完成了使命也樂見聲援持續發酵。

 

何景容認為「人生就像在打怪,每次看到歧視或瞧不起我的人,就像開始一個新的關卡」。記者張元春攝

 

 「很多人會問我到底是台灣人還是印尼人,我都會回答:我是台灣人,也是印尼人,我是亞洲人。」對於新住民的身分充滿自信,何景榮從容的說。  

 

他認為身為二代新住民,精通多國語言在擔任國際事務人才是極有優勢的,但台灣政府卻沒有正視這點。  

 

何景榮說:「其實我跟一般台灣人一樣,唯一的差異是我媽媽是印尼人,所以我從小就跟我媽媽說印尼話。國小的時候媽媽會來學校接我,同學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例如問:你媽媽是不是菲傭或印傭。」  

 

面對這些質疑,何景榮懶得去解釋,從小的成績都是全校或全班第一名,所以他從小就相信一件事情,會歧視別人的人,通常都是能力不足的人,他要靠歧視、看輕別人,才能夠肯定自己。  

 

何景榮去美國讀博士班時,他發現,美國的歧視文化很明顯,但他們主要是歧視沒有能力的人,一開始他們對你的種族可能會有偏見,唯有透過證明自己的實力給他們看。他說:「一開始可能以為他的經驗跟膚色可以成為面對我的優勢,可是我每天面對他,跟他平起平坐之後,到後來我用實力證明給他看,他就知道其實我比他想像中厲害。」  

 

何景榮認為種族歧視是不正確的,若因為知識不足,犯了種族歧視此種錯誤,那應該幫助他,讓他知道事實,最好的方法是用實力去證明,最後不但少了一個敵人,多了一個朋友,而且從此以後世界上又少了一個種族歧視的人。

 

他說:「當世界上有人用種族歧視的態度看你的時候,你只有一個回應方式,就是相信你自己,然後更努力做事表現自己。」  

 

何景榮認為,自信心是自己給的,人必自辱而人辱之,不論是歧視他人的種族、宗教、性別,那些人通常都有難以彌補的缺憾,例如:自卑心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肯定自己,去體諒那些歧視自己人的人,心態自然會變得很善良,學會同情。  

 

何景榮個性樂觀,聊到電玩遊戲就雙眼放光,也為他面對歧視的人生哲學下了最佳註解:「人生就像在打怪,每次看到歧視或瞧不起我的人,就像開始一個新的關卡,若遇到很嚴重的挫折,就想這個遊戲要玩兩個月至三個月。」他認為有信心、有實力,就沒有所謂歧視的問題。

 

 

愛台灣宗教自由 台北清真寺總幹事 韓達理

 

「我必須傳遞一個訊息,我是穆斯林,但這並不代表我是恐怖分子。我從來沒有殺過人。恐怖分子會無緣無故殺人,一個真正的穆斯林絕不會那麼做,那麼做是違反我們的教義,更是對可蘭經不尊重。」清真寺總幹事韓達理說。
 
 
 
■​韓達理於台北清真寺男子敬拜堂。記者張元春攝
 
 
來台38年,與妻子同是穆斯林,他是來自約旦的伊斯蘭教徒韓達理。談起ISIS,他說:「我是穆斯林,但我的信仰告訴我不能以暴制暴。如果我的小孩問起我ISIS,我會告訴他我們跟他們不一樣。同時,我不要我的孩子被冠上恐怖份子的標籤。」 
 
他不擔心ISIS攻擊台灣,若是真的發生了,他們也會盡全力保護台灣。因為台灣政府很照顧穆斯林,保障他們有工作跟舒適的環境,在這裡,他不擔心孩子遭受歧視,這也是為什麼他一待就超過30年。
 
在台的穆斯林飲食文化大有不同,不僅不吃豬肉,他們是標準的素食主義者。他認為,尊重多元文化才是可蘭經的最高教義。再去過馬來西亞、中國大陸以及日本之後,選擇定居台灣的主要原因是台灣的自由,讓他們在異鄉也能有自己的信仰。
 
他無奈地說:「一個穆斯林做壞事,並不意味著所有穆斯林都是壞人。雖然巴黎恐攻事件讓民眾人心惶惶。但是,期許民眾也能理性判斷,不要在街上看到伊斯蘭教徒就投向異樣眼光。」
 
 
 
穆斯林被貼標籤 文大學生怎麼看?
 
 
 
行管系 許淳惠(上圖左)/ 恐攻事件是因為ISIS想受到眾人的矚目,引起社會公憤讓他們獲得一定程度的滿足。「並不會因為恐怖攻擊事件的發生就對穆斯林產生負面的想法,不要用以偏概全的想法來看待穆斯林。」她認為,ISIS目前不會對台灣發動恐怖攻擊,因為全世界僅有20個國家認同台灣的國際地位,來攻擊台灣沒有甚麼經濟成本,新加坡、日本、南韓等國遭受到恐怖攻擊的機率應該會比我們大。
 
社福系 黃凱崴(上圖右)/ 並不會因為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就對穆斯林及伊斯蘭教徒有不一樣的看法,恐怖攻擊成員只是伊斯蘭教中極少數的人而已,並不代表整個信仰伊斯蘭教的信徒,即是在路上看到穆斯林也不會對他們產生異樣眼光,因為他們就跟一般人一樣沒什麼差別,不能以穿著及膚色上的差異就來評斷他們。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