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58期】「我是原住民,我是跨性戀者,我是女生」- 芙依絲‧莎霧‧芭妲萬

「我是原住民,我是跨性戀者,我是女生」-芙依絲‧莎霧‧芭妲萬

 

◎小檔案◎

姓名:芙依絲‧莎霧‧芭妲萬 (Fuis Sao Paotawan)

生日:民國82年1月7日(22歲)

學歷:成功大學護理學系四年級

經歷:2014國際反恐同日成大活動發起人、2014國際跨性別日成大活動發起人、2015高雄同志大遊行紫車主持人、2015台南粉紅點點發起人

(芙依絲提供)

 

【陳思羽/報導】因為這個社會上給我的價值是『我是男生』,但我喜歡的和我所展現出來,以及我所認知到的,大家都說『這是女生』,那我到底是什麼?」來自成功大學護理系的芙依絲‧莎霧‧芭妲萬(Fuis Sao Paotawan)。她的身分是一位「跨性別者」,要用自身的經驗,為大家上一堂「性別平等」課。 從小在部落長大的芙依絲‧莎霧‧芭妲萬(以下簡稱芙依絲)說:「從小一直認為自己是女生,直到小學三年級開始到都市生活,才發現原來我這樣的氣質在別人的社會裡是無法被接受的。」於是他開始強迫自己當個男生。即使努力「扮演成男生」,還是散發出不一樣的氣質, 以至於在求學的過程中,時常會遇到同學以「娘娘腔」、「死人妖」的言語出現。

 

不屬於自己的身體

 

 

■芙依絲自小就認為自己是女性,長大後在穿著上更是別於社會所定義的「男性」。(芙依絲提供)

 

「其實一直以來,對於自己的性別總是感到疑惑,我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一直認為自己是女生的芙依絲,年少時在性器摸索期間,時常覺得自己的靈魂裝錯身體。到了渴望愛情的時候,這些疑惑又更加強烈,芙依絲說:「大家好像都能清楚知道自己喜歡誰,自己有時候覺得跟某個女生很好,但是在一起時又會發覺感覺不對;可是如果去喜歡男生,又會覺得這是不正常的,因為人家總告訴我『我是男生』,那我怎麼可以去喜歡男生?」這些自相矛盾的衝突感,在日後芙依絲生活中不斷累積和衝撞。  

 

到了年紀大一點後,才漸漸明白自己是誰,說到這裡芙依絲突然轉換了口氣,認真地說:「查證文獻或是找相關資料,對一個人的生命歷程來說都很重要。正是我去查文獻和資料才知道,雖然生理上我是男生,但是心理上想當女生,這樣身分的人就叫做『跨性別者』。」不過,性別和性傾向又不太一樣,就算到現在,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性別都還在摸索中,或許自己是雙性戀都不一定,芙依絲笑著這樣說。  

 

逐漸長大後,家裡開始出現反對的聲浪。生在基督教家庭的芙依絲表示,其實基督教在性別以及婚姻情感上的限制滿多。但欣慰的是,父母的態度從一開始的不能接受,至現在有稍微軟化,他說:「之後會再繼續努力。」

 

落實性別教育平等  

 

 

■芙依絲在訪談中表示,現在社會仍有著許多的歧視。上圖/芙依絲提供、下圖/記者陳思羽攝

 

至於如何讓大家尊重多元性別,他眼神充滿堅定的說:「我最希望的是能夠先落實《性別教育平等法》,從教育開始去改變,起碼大家對於多元性別會採取一個比較能接受並且尊重彼此不同的開始。」除此之外她也提到,希望政府能從最基礎的教育落實,進而到進入職場後的《性別工作平等法》,是否能保障落實不分「性傾向」和「性別」,並且都能接受這個員工,這個部分都是相關法令還有我們要去推動的。  

 

分享到到自身經驗,芙依絲希望能宣導「性別平等宿舍」的重要性,他表示,雖然有服用女性荷爾蒙藥物讓自己身體構造改變,但因為生理性別的關係還是住在男宿,時常都要等人很少才敢去廁所或是洗澡;洗澡時也要特別挑時間,通常時間不是很早就是很晚,且宿舍的熱水最晚只提供到12時30分,等於時常洗到一半沒有熱水。而性別平等宿舍主要是打破當今性別二分法的迷思,不再以既定的「男、女宿」去規範宿舍的住宿群,藉由問卷的方式,篩選出「跨性別者」以及願意和跨性別者同住的學生,進而安排他們的樓層和房間。  

 

最後,芙依絲提到,每個人的成長背景、生長環境和宗教信仰、文化傳統背景都不一樣,在這樣子錯綜複雜交織成一個人的狀況下,我們無法要求每個人都對你有一定的程度的友善,但是希望大家能夠保持「尊重」,校園裡接受多元性別的人其實很多,只是能不能達到真正的友善又是另外一回事。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