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59期】社工甘苦談 「社工不是志工,我們用社福專業討生活!」

社工甘苦談

 

社工不是志工 我們用社福專業討生活! 

 

 

華山基金會龜山站負責人-周少強

 

【蔡淳羽/報導】「助人工作本身就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尤其是訪視老人這部分。」周少強認為,比起看見客人用完餐後滿足的笑臉,更念念不忘的是訪視完後與他道別的獨居老人依依不捨的模樣,因此毅然決然重回社工行業。  

 

「你去當社工喔,真的超有愛心欸。」、「那不是很累,而且有薪水嗎?」親友詢問度百分百的這些問題,讓周少強開始意識到台灣人對社會工作者是項專業工作的意識度根本不夠高,且經常搞混「志工」、「社工」,長期之下,亦造成貶低社工在台灣的社會地位。  

 

周少強曾經訪視一位年邁臥病在床的奶奶,其兒子有暴力與吸毒前科。周少強擔心奶奶無人協助翻身導致褥瘡的問題產生,而和奶奶的兒子溝通希望可以協助奶奶身體清潔與翻身活動。沒想到不只與奶奶的兒子溝通失敗,還差點被打傷。當下讓周少強深深地感受到社工的就業環境有著潛在風險。  

 

在薪資低且停滯、就業環境艱辛與尊重度不夠這三大原因下,使社工這項職業無法讓人做得長久,造成社工界人員流動率高。但是台灣的人口結構已經面臨「少子化」與「老人化」,社工人員的需求是有增無減。在這社工人數有限的情況下,如何有效率地使用社工資源成為重要的關鍵。  

 

周少強從經驗中點出:「政府對社福團體的整合是當務之急。」目前台灣的社福團體高達242個,其中老人社福團體較少,兒童團體有較多資源。如果各個社福團體獨自運作協助個案,容易使照護資源重疊或讓部分個案被疏忽掉。政府協助整合後, 社福團體對於需要協助的個案除了能更精確掌握並有效率地使用社會資源外,或許也能稍微減低社工的負擔量。 

 

 

■周少強以關懷獨居老人為己志。  記者蔡淳羽攝
 

 

政策、考照制度應與時俱進

 

翻轉社工學生聯盟 成員-顏采宜

 

【楊婕安/報導】「進入社工系後,我們會開始學會認識多元的族群與社會上各種多元的人,才能形塑不因為異己而有所歧視,才能對人有打從心底的尊重與陪伴。」顏采宜表示,許多人進入社會工作是因為很單純的想幫助人。  

 

社工在金錢跟做事方面,必須面對到政治與向金錢靠攏的狀況,顏采宜說:「其實就是生存與理想拉扯和平衡。所以社工經常會處在矛盾的情緒中,需要支持、討論、釐清,那是一種很糾結的情緒勞動。」  

 

顏采宜認為,社工必須隨著社會變遷走,也必須發展台灣本土的社會工作方式與內容。  

 

目前許多社工及機構都是透過聯勸或其他政府委外方案來工作,委外的薪資大都定價33K,顏采宜表示,扣掉勞健保,甚至有些單位要求回捐,薪水經常低於30K,且政府委外有些也不給付保險費,沒有年終及任何其他保障,這是造成社工薪資低廉的原因之一。  

 

翻轉社工學生聯盟成員林郁芩說:「不過要看場域,像是在醫院工作的醫院社工薪水就會比較高。」  

 

社工的工作內容方面,顏采宜說明,因為新管理主義跟社工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相矛盾,然而領政府錢政府又必然用績效、評鑑、核銷來看社工有沒有在作事跟做的如何,「所以為了因應這些,社工會多了很多行政工作,有填不完的月效益表、年報表、成果報告以及核銷單據。」許多時候同一個案子會分別由中央和地方補助,但核銷方式又不同,補助內容及項目也不同,造成社工經常要花很多時間做核銷內容。  

 

此外,林郁芩說:「目前社工的考照制度是一個大問題,透過考試去認證誰才有資格成為「社工」,但社工有很多實務上的經驗累積比考試的專業知識更重要,理論該與實務做結合。」  

 

顏采宜希望政府在制定政策時,要知道社會服務及社會福利應該是以人、家庭、社區為核心,這些東西無法被切割,更不能因為管理方便而放棄了基本該給予社工的彈性與空間。

 

文大社福系老師-邱貴玲

 

【蔡淳羽/報導】文大社福系老師邱貴玲對於現行社工人員人力短缺,與就業環境情況保有不同見解。她表示:「社工也是一項職業,那麼人才流動也會遵守供需法則。」加上要成為一名社工員,除了要相關專業課系畢業並還需考取社工執照才行。她也說:「在台灣通常立志要成為社工的人,他們早已很清楚目前台灣社工就業情況,包括工時與薪資,但由於他們熱愛社工這份工作,也才會願意去接受種種條件。」

 

邱貴玲也表示,不建議大學生一畢業就到社福團體工作。由於社工服務的對象偏向於社會弱勢,對年紀輕輕的社會新鮮人來說,要在短時間內學習面對生離死別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也容易遇到挫折而沮喪變得消極。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社工員-李漢偉

 

【陳冠淳/報導】「社會工作者的使命就是用愛守護好每一位需要幫助的人,帶給他們溫暖正向的力量,這是我們的義務跟責任。」  

 

近幾年家暴、兒虐等案件暴增10倍,社工人力卻相對不足,風險高、工時高、流動率高,平均每個社工肩上都扛著50件的案子。甚至經常會接到威脅電話以及被跟蹤。李漢偉說:「在這一行的確要吃很多苦,心理疲勞遠不輸給需要諮詢的人。」  

 

他補充,台灣在1993年就進入高齡化社會,65歲以上的老人占全省總人口數達的7%,人口老化速度快速,社工人數供不應求。盼望更多人能注意到這部分的議題,讓弱勢族群能得到更好的照顧。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