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63期】笑談出櫃風暴 愛其實很單純

鄭宜農:社會太習慣狹隘地去定義一件事。

 

笑談出櫃風暴 愛其實很單純

 

【記者吳虹廷/ 台北報導】「你們不覺得台灣人對於愛的定義有點太狹隘了嗎?」 鄭宜農帶著有些不解的表情說。  

 

先前因在臉書上宣告出櫃,與結婚兩年的滅火器主唱楊大正離婚,被媒體大肆報 導,揣測種種離婚的可能原因,但這一切 對鄭宜農來說,其實就只是愛的不同而已。  

 

對於愛的本質,鄭宜農認為「愛其實很 簡單」,不管是朋友、家人、伴侶之間, 都是「愛」,她笑著說,「伴侶跟好朋友之間的差別,其實也就是有沒有發生性關係罷了」。然而,台灣的社會似乎總特別 習慣去狹隘的定義一件事情,好比同志族 群被分類成「男同志」、「女同志」、「雙 性戀」,而女同志還要再被分類為「T」或 「P」,但對鄭宜農來說這都是一樣,都很 單純的是「愛」。  

 

談到當年休學一事,鄭宜農笑著說:「當 時的場景非常輕鬆,就只是在吃飯時,我 突然跟我爸媽說我想休學,然後他們就答應了」。從小,鄭宜農父母對她的教育方 式相當開明,認為不必非得照當時社會既 有的體制與規範走,「國中的時候我讀的是升學班,老師會要求全班放學後都要留 下來晚自習,但我爸就會去跟學校說:『對不起,我們家小孩不晚自習』,於是我變成 我們班唯一不用晚自習的人。」  

 

 

父母開明 放膽讓她「做自己」  

 

鄭宜農認為,父母思想能夠如此不傳統, 可能因為在當時那個年代他們都是勇於反 抗社會既有體制的人,「他們覺得,『只 要是人,都有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 也許是父母的教育方式,又或許是自己本 身的個性,導致鄭宜農不論在做任何決定 時,最重要的關鍵都是「做自己」。

 

曾演過戲的鄭宜農,認為演戲對她來 說就像是放假一樣,她也透露,在休學 後,就有不少戲劇邀約,如果當時真的 簽約,她可能會直接以演員的身分出道, 甚至到中國發展。縱使演戲確實令人著迷,但仔細一想,鄭宜農發現音樂才是 她真正想要的,演戲是在演別人,闡述 別人的故事,只有音樂能讓她做自己, 寫自己想傳遞的想法、說自己想說的故事。  

 

然而,不管是在演戲、出個人專輯、 組團等各方面,對於任何挑戰鄭宜農都 有自信也有把握能夠做到最好,她認為 自己正如同「水」一般,不論將她放到 哪個容器裡她都能夠改變自己的型態去 適應,不論面對何種挑戰,鄭宜農都有 百分之兩百的信心,「我就是有信心絕 對死不了」。

 

當時在推出個人專輯《海王星》後,鄭 宜農隨即獲得許多高評價,不少人看好她 能成為下一個張懸或是陳綺貞,但鄭宜農 並不想被侷限或定義,不想做第二個誰, 她決定再次踏出舒適圈,嘗試從未做過的 事情——「組團」。猛虎巧克力於是誕生。

 

組團初期未如想像中的順利,第一張專 輯「夜工廠」不僅沒有獲得迴響,更被許 多人認為該張專輯沒有做出屬於「猛虎巧 克力」的風格,依然存在濃烈的「鄭宜農風格」。由於第一張專輯的挫敗,加上新 吉他手「徐妹」加入,團員們就好像被一 盞燈塔指引一般,逐漸找到各自的定位, 並能巧妙完美的融合彼此對音樂的想法。  

 

對於「猛虎巧克力」的風格到底是什麼, 鄭宜農透露,「沒有特定的風格就是我們 的風格」,而他們正是代表著「時下的年 輕人」。第二張專輯《怡君》推出後,廣 獲好評,尤其「不再是少年」這首歌,特 別受到注目,鄭宜農認為,也許是因為這 首歌的副歌寫到,「已經不再是少年,而 你還不願妥協」,歌詞說出不少人的心裡 話,所以令人特別有感慨。  

 

做過這麼多嘗試,鄭宜農認為,自己並 沒有特別偏好哪種風格,挑戰新事物或新 曲風,並做到自己最好的極限就是她最想 要的。說到自己是如何面對人生的徬徨時 刻,鄭宜農說:「只要告訴自己,其實每 個人都一樣在徬徨,不管是你的上司或是 競爭對手。當你覺得大家都跟你一樣遇到 困難的時候,就會發覺好像沒有什麼特別 好感到害怕的了。」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