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267期】喊冤14年鄭性澤終獲平反

喊冤14年終獲釋 意志堅定成關鍵

 

辯護律師羅秉成:是他自己救自己
 

【吳虹廷/報導】民國91年涉嫌臺中豐原KTV殺警案被判死刑的鄭性澤,極可能是冤案受害者。被羈押長達14年後,於本月3日獲得臺中高分院裁定釋放,終於在5,231天後重獲自由,與家人團聚。此次救援,除了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外,冤獄平反協會(平冤會)被視為一大功臣。  

 

「這個案子事實上是他自己救自己。」,擔任鄭性澤辯護律師團之一的羅秉成表示,真正的冤案多半是自己冤枉自己,因為太折磨,不想繼續打官司而選擇放棄。「雖然很無奈,但對那些人來說,這就是一種,『不然要怎麼辦?我們又沒有比別人厲害,就這樣吧。』」  

 

■冤獄平反協會,鄭性澤案辯護律師羅秉成。(冤獄平反協會提供)

 

 

實際上,選擇自我放棄的案子很多,羅秉成將其稱之為「冤案黑書」。就大部分冤案來說,多半會呈現一個階級正義的問題,而通常冤案黑書的受害者在社會上地位都較為弱勢或邊緣,由於沒錢請好律師、沒有資源、家庭不支持等因素,導致他們只好選擇自我放棄,「在這樣的狀況底下,其實只要不是死刑,不少人都會抱持著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態。」

 

檢察官成為翻案關鍵  

 

平冤的過程相當漫長又辛苦,相較選擇自我放棄的人,鄭性澤的意志十分堅強。回憶當時接見過程,他一直以來都表現得相當正向、樂觀。但羅秉成透露,「我記得他曾寫卡片給我,內容大致是『有時站在半路上,比走到終點更辛苦』平冤的過程中會讓人感到很徬徨、很迷惘,不知道還有多遠的路程才會到達終點」。  

 

在冤案救援過程中,除了當事人本身的勇氣與毅力為關鍵因素,其它外力支援也相當重要。羅秉成指出,這次鄭案救援中,「魚麗共同廚房」扮演了重要一環,在不確定鄭性澤是否真為冤案之下,選擇相信這名死刑犯是無辜的,並風雨無阻的定期每個月為他送餐持續二年多,「這對鄭性澤來說非常珍貴,更是讓他撐下去的勇氣來源。」  

 

平冤會執行長羅士翔指出,鄭案在短時間內能有如此突破性進展,關鍵在於檢察官。以往檢辯雙方多半處於對立的立場,甚至不少人認為平冤會就是在與法官及檢察官對抗,「這回檢察官從體制內自省,得以讓我們看到,原來司法體制外還有這個和解對話的可能。」  

 

羅秉成也大力讚賞此次檢察官的勇氣,許多案件難以開啟再審的主因是來自於同儕壓力。羅秉成說:「一件案子從送審到最後定讞,中間來來回回經過多少法官、檢察官把關。尤其鄭案更是下了死刑這麼嚴重的判決,後來的檢察官要去推翻當時的判決,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你等於是要推翻你的前輩。」  

 

被問到是否曾因身為平冤會成員而遭民眾無禮對待,羅士翔說:「其實因為救援冤案比較算是大家的共識,多數人都會認為不該誤判或抓錯人,我們的壓力跟廢死聯盟相較之下確實小了很多」。

 

■鄭性澤與母親重逢相擁。 (冤獄平反協會提供

 

廢死盟發現鄭案疑點  

 

「其實鄭案救援平冤的起點,是廢死聯盟成員張娟芬,是她先發現案子有問題,但可能因他們的立場或廢死的標籤,而不被重視。」羅士翔強調,若不是因廢死聯盟倡議,鄭性澤現在可能連能否活著都是問題。  

 

談到如何使社會大眾更加關注冤案,使臺灣的司法得以有顯著進步,羅秉成笑著說:「雖然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不切實際,還是希望臺灣媒體能以無罪推定的方式去報導相關新聞」,至於一般社會大眾,只要能夠認同推動這種理念的非政府組織,就已足夠。  

 

羅秉成指出,奧地利當局訂定相關法規,要求媒體在報導犯罪新聞時,必須非常謹慎且保護當事人個資,在判決出爐前更是不能以有罪推定的方式去報導,「但一個無罪推定的案子沒人想看。」羅秉成無奈地說。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