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永懷歐陽醇與樂恕人教授
永懷歐陽醇與樂恕人教授
                        
◎胡幼偉(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兼系主任)
 
一所大學中的某個學系,如果曾有經典大師級人物駐足任教,往往就能使該系成為那個專業領域中的教育重鎮,以及莘莘學子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聖所;而這也正是中國文化大學新聞學系至今五十五年系史中的一項特色。
 
在文大新聞系曾有幸擁有的大師級師資陣容中,有兩位分別是華岡新聞人暱稱為「歐陽爸爸」的歐陽醇教授,以及中國現代新聞史中的傳奇記者樂恕人教授。今年,適逢兩位前輩的百歲冥誕,我們在此致上最高敬意與無限懷念。
 
對曾經親炙兩位老師言教與身教的華岡新聞人而言,兩位恩師的典範,不只是客觀存在過的璀璨史頁,更是後生晚輩難以忘懷的親身經歷。
 
 

歐陽醇教授(右)與徐佳士教授。(中華民國大眾傳播教育協會提供)
先說歐陽老師。
 
「歐陽爸爸」離開我們二十年了。很多系友都不覺得他已經走了這麼久了!不覺得,是因爲他的風範、教誨,乃至於對學生們的提攜之恩,深刻烙印在眾多華岡新聞人的心版上,無時無刻,難以忘懷!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是華岡新聞子弟對歐陽老師的共同感受。他是嚴師;更是慈父。數十年來,他從不遲到早退或缺課,念茲在茲的,是弟子在新聞專業和做人處事上有無精進。
 對新聞編採,他傾囊相授,有教無類。學生在學時,他仔細觀察每個人的表現與性向;學生畢業後,則是擇優輔導就業,提攜後進,不遺餘力。
 
 太多華岡新聞人,承受過歐陽老師的恩惠,也在畢業後繼續接受他的指導而受益,乃至於最後都與老師如家人ㄧ般,大事小事都要先問問歐陽老師後,才能放心做決定。而老師也從不拒絕學生的請益。他常對弟子們說:「你來嘛!我請你吃個牛排,我們邊吃邊談,我剛好也有些事情要跟你講一講。」這種對學生的熱情,數十年來從未改變。
 
 而我個人對歐陽老師的敬佩,除了他對新聞教育的付出外,更是他對新聞實務工作的終身投入與熱愛。這是他的身教,無人能及的身教!
 
吾生也晚,無緣觀察老師年輕時,在新聞編採上的豐功偉業;但我卻有幸親身見證老師在年事已高時,仍主持《新聞鏡》周刊,甚至答應專責《文星》復刊編務時的那股熱情與衝勁。什麼叫做終身新聞人,歐陽老師真的是最佳典範!
 
身為歐陽老師的弟子,我常覺得何其幸運,能得老師厚愛;但我也常在思念歐陽老師時,備感壓力。因為有這樣的典範樹立在前,我又如何能夠不為華岡的新聞教育付出全部心力?
 
和歐陽老師同樣受到華岡新聞人無比敬重與懷念的,是樂恕人老師。
 
樂老師是中國現代新聞史中的傳奇人物。他年輕時曾因搶發日軍偷襲珍珠港事件新聞而轟動全國;他也是二戰結束後,德國紐倫堡大審開庭首日唯一在場採訪的中國記者。
 
樂老師於一九四四年時,與卜少夫、陸鏗、丁中江等十一人共創《新聞天地》,並長期擔任該雜誌駐歐洲與日本特派員。他年輕時遍遊全球二十餘國,採訪過包括教宗庇護士十二世在內的眾多國際重要人物。
 
民國三十八年後,他長年旅居日本,成為新聞界極少數幾位日本通之ㄧ。民國七十年起,應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博士之邀,返台任教於文大新聞系,主授新聞採訪課程,另在日文系開課。
 
樂老師ㄧ生記者生涯凡四十年,豐富而又傳奇的採訪經驗,成為華岡新聞人絕佳的學習典範。和歐陽老師ㄧ樣,他也把一身的採訪本領,傾囊相授給他的學生。尤其在國際新聞採訪方面,老師豐富的旅外經歷,為學生們提供了最好的第一手教材。
 
樂老師終身未婚,來到文大新聞系後,以系為家,住在校園中(菲華樓教師宿舍,再遷往自由之家),全部時間與精力,都奉獻給華岡新聞子弟,也因此與學生們建立了如家人般的深厚感情。
 
在兩位恩師百歲冥誕之際,懷想他們對華岡新聞人的諄諄教誨與無私奉獻,真有萬般感佩。如今,文大新聞系已有一流的軟硬體設備,以及與最新學術與實務潮流接軌的師資與課程;但像歐陽老師與樂老師樹立的新聞教育典範,卻是如我輩後進接棒者雖欲追隨,而仍不可及的榜樣。
 
大師雖已去,典型在宿昔。我們唯有努力再努力,才能報師恩於萬一,不辱恩師千載英名!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