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老師,我交卷了!
老師,我交卷了!
 
◎黃肇珩(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第一屆)
 
這是一個奇妙的感應。
 
最近,不時掠過歐陽老師催我寫稿的往事,滿懷愧疚。
 
上個星期天,整理資料,在紙箱裡發現一個大封袋寫著「重要信件」,打開,一疊非常熟悉的「歐陽醇」三個字簽名的信件,躍然眼前,那是老師寫給我的信,每一封最後面都簽上名,並註明年月日,有的還加幾時幾分,這是老師持續數十年的好習慣,令人敬佩又懷念。
 
順著時序,一封一封排列起來,一封一封讀下去,時光在倒帶,似乎老師就坐在對面,低頭疾書。感念!
 
我把信分類,其中最多的是老師催我寫稿。在學校我是好學生,歐陽老師指定的作業,一定按時交卷,而且力求完美。做了記者,老師給我的題目,往往拖延,老師一定很焦急,又不好意思責備,總是用鼓勵、勸勉的方式督促我,給我很大寫作揮灑空間,一再延緩交稿時間。今天重讀老師片語隻字,羞愧無已。我的寫稿壞習慣,老師是那麼了解,他無法導正我,又是那麼痛心與無奈。
 
選出一封老師寫給我的信: 
 
    肇珩:迫切的等待您為我寫的兩篇稿。
    一是寫吳大猷博士的,這是為新天而寫。如果您還沒著手,請見信後揮筆即
    寫,不要找資料,憑您的直覺寫,就會是篇令人注目的文章。
    如何訪寫文教新聞。其他的各節均已寫好,就等您這篇。我要寫的這本書中,
    最後一章,還要有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稿。謝謝您。祝
    健樂 
    問候驥伸兄
    歐陽醇上
    六十二、七、八、上午 週日。
 
展讀四十四年前老師的信函,熱淚盈眶,深深感受老師對我的寬容和愛護,師恩何等浩瀚!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