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一周專題】臺灣平均上課時數過長 引發大學廢除早八熱潮

臺灣平均上課時數過長 引發大學廢除早八熱潮

 

【羅敏慈、曾稚婷、孟育民、吳怡臻、胡庭瑄/報導】

【鍾羽佳、譚浚謙/攝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華梵首試廢早八 文大教務長:目前不跟進

 

 

文大位於山上,早八課程對於許多通勤師生成了負擔,而文大是否取消早八上課時段,文大教務長王淑音說:「廢除早八可再商榷,但以目前狀況,應該辦不到。」

 

上月24日,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經民眾提議「高中及國中小學聯署修改上學時間」已達5000人附議門檻,靜候教育部於明年元月24日回應。

 

華梵大學首例試行「廢除早八」,華梵外文系系主任張鴻彬說:「事實上,本學期也並非全面廢除早八,校方的好意是想讓學生不用趕校車。」

 

他也表示,校內討論應全面實施時,有部分系所(尤其是實作課程者)認為早八還是有必要。

 

最後決議先試行一學期,了解全面實施對學生的影響,再行檢討或修正。

 

文大教室不足

 

同位於山區且交通不便的文大,王淑音則回應,文大目前教室不足,如廢除早八將造成許多課程無法排入其他時段。大學是否適合取消早八,師大教育系教授兼系主任林逢祺認為,「有關早八課,我覺得是配套問題,無絕對好壞。」

 

王淑音接著說:「教室不足將會是廢除早八首要條件。」,學校一直有規劃買地興建大樓,但因土地取得、地目變更及陽明山建築法規等相關問題,增加新建大樓困難度。

 

「學校一直以來招生固定,最主要是建築受限。」王淑音回應,文大因於陽明山國家公園內,所以校內樓板面積有限,無法擴充及興建新大樓。

 

文大政治系副教授楊中立認為,因學生人數較多,加上教室空間有限,文大廢除早八可行性低,與華梵大學情況不同。如廢除早八,可能對課程安排造成執行上困難,正當性與合理性不足。

 

楊中立說:「除非學生民意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認為應廢早八,學校也許就會聽取學生心聲,做出相關對策。」

 

他更提出折衷作法,早上八點到十點可以排選修課,盡量排非必修課,讓學生有選擇,依自身需求考量,不具強制性。

 

楊中立補充,應先有民意基礎再來探討較恰當,需取得多數人認同,才具備可行性,考量學生意見與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身為教師不應對課程時間做選擇,尊重校方與學生。

 

師大教育系教授黃乃熒也表示,取消早八,課程可能會排到晚上時段,影響上課品質。

 

提到仰德大道交通事故與早八課程是否具關聯性,王淑音認為,仰德大道的交通事故未必都發生於早上,且仰德大道本身就具危險性存在。校方也會持續規劃與宣導學生交通安全問題,並考慮增加學生專車班次。

 

廢早八恐延畢

 

華梵大學取消早八,部份學生認為增加延畢風險,因此若取消,畢業學分門檻是否也應該修改。

 

王淑音說:「廢除早八和畢業門檻兩件事情不能夠連動,應該分開討論。」

 

她更補充,不能因學生延畢而變更制度,設置畢業門檻是專業考量,且是由各系自行評估後訂定,無法隨意更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廢除早八是否合宜 文大生看法不一

 

 

談及廢除早八,大學生們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

 

文大觀光系學生廖晉宜表示,覺得有好有壞,因如果改的話可能以後會很晚才下課,但好處就是不用趕時間出門。她也笑說:「不會上課的人,不論幾點上課,都是不會來!」

 

文大法律系學生廖庭樂說:「如廢除早八,對於坐公車上下學的師生,可能交通較順暢,但也有可能因為沒有早八,課會比較難安排。」文大法律系學生陳德維則堅持表示,早八一定要廢,尤其在文化,因為仰德大道塞車嚴重,上山實在不容易,對於每天通勤者需提早出門才有辦法抵達學校。

 

文大俄文系學生李詩佳說:「自己偏向廢除早八,因作息不正常,晚睡晚起,精神不濟。上課也不太用心,所以如果校方再延後一小時課程,或許會有幫助。」

 

畢業於文大新聞系李睿真說:「我是通勤學生,有些課程安排於早八應該有學校的理由,不外乎可以說是早上精神、集中力較佳。」

 

她更補充,學校可能是要讓學生較早放學,或不想要課程分散在不同天,會讓學生在其他時間有空堂或是只有一堂課的現象,故不贊成廢除早八。

 

文大國劇系學生傅予筑說:「早八是對自己一個謹惕,早起上課其實也是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

 

文化全商系學生唐豪辰說:「許多課程時間分配還需配合教授時間,導致必修擠在一起,加上原本系上課表就很滿,像是經濟、會計連上六小時,真的會覺得精神不佳、無法集中。」

 

他更補充,有時課程進行卻無午餐時間,直接早八到五點下課,一旦廢除早八,可能會導致下課時間更晚。

 

文大保健營養系學生邱冠銘認為,學生的本分為讀書,從九年國民教育亦是如此,「為何上大學遭受太多誘惑反而忘記最初上大學的期許?」他也呼籲其實應先做到自己本分才去享受外在誘惑,這兩者取得平衡很重要。

 

華梵大學前陣子宣布試行廢早八,然而目前臺灣大專院校實施率低,學生看法更是兩極。在學分固定情況下廢早八,是否影響放學時間,以及對學生是否有好處也是見仁見智,目前文化大學表示不跟進。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