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311期】脫口秀存文化差 歡聲笑語藏艱辛

脫口秀存文化差異 歡聲笑語藏艱辛

 

博恩夜夜秀編劇賀瓏:不管政治還是社會 我們到處惹事生非

 

【戴彣卉/報導】說到脫口秀,你可能會想到最近爭議不斷的「博恩夜夜秀」,這個網路節目以辛辣幽默的表演風格諷刺政治話題而為人所知。身為博恩夜夜秀編劇之一的賀瓏,亦是脫口秀喜劇演員。

 

賀瓏在台上表演脫口秀。 賀瓏提供

 

不忘初心堅持風格

 

 賀瓏自認並非喜歡表演,卻是很喜歡表達,他說:「表演是因為我很喜歡說話,脫口秀是一個管道讓我可以盡量說話,所以我認為自己是說話帶動表演。」他坦言就讀政大時不太在乎課業,一有機會就去打工,直到大二才開始鑽研能靠表演賺錢的管道,進而從日式相聲才接觸到脫口秀。

 賀瓏的表演風格很尖銳,屬於最極端的,他認為笑話只是笑話,不代表個人的想法,因此經常忽略政治立場是否正確。

在劇場,買票進來的觀眾是認同的,但放在網路上,大家便會評判表演內容。不過尖銳是他最喜歡且堅持的表演風格,所以他至今未將影片下架。

 提及被攻擊的經歷,賀瓏說這是轉捩點。「我說了一段中國有嘻哈的脫口秀,當時我一放到網路上的時候被嘻哈圈的人攻擊,而且攻擊我的人還是以前的朋友,那時候我蠻受傷的,大概是我最低潮的時候。」

 「自由的說話,用自己的想法渲染觀眾,看到大家因為自己的影響而笑。」賀龍說道。打擊過後能再重來,賀瓏笑答是得到了同溫層的安慰,然而他也坦言,總要跟別人不一樣,如果所有人都差不多的話,圈子就會很集中沒特色。

 

國內外情況有不同

 

 「博恩夜夜秀」是台灣首創的正式脫口秀節目,也是華語圈第一。賀瓏說,雖然大陸曾做過類似節目,由於政府體制,節目無法談論政治,與英美的先例有所不同。

談到國外及台式脫口秀的異同,賀瓏提到文法差異,所以編寫笑話沒有英文容易,中文的笑點大多放在句尾,而英文語句順序相對活潑有彈性。

 再者,就是民族幽默性的問題,賀瓏說:「華人思想保守,很多衝突點的笑話觀眾接受度不高,及台灣言論自由文化也才30多年,台灣人吃不吃冒犯政治、宗教、性別、種族等等的題材也是現在脫口秀演員發展中,會經歷的問題之一。」

 今年七月,賀瓏第一次到上海參加相聲節目,他最有感觸的是「文化認同」,中國認為相聲凌駕於脫口秀之上,加上對比正在籌畫的「博恩夜夜秀」,他感嘆早已打不進中國市場的事實。

 面對現階段的挑戰,賀瓏直言:「最直接的窘境就是現在的資金很短缺。」他補充,有些中國投資者對這個節目有興趣,但敏感言論讓他們不敢投資,可話題一旦變保守,觀眾一定會反彈,因此對未來發展,賀瓏不敢表示樂觀。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