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一周專題】從過去到未來 觀臺北眷村新舊面貌

從過去到未來 觀臺北眷村新舊面貌

 

四四南村與101形成新舊鮮明對比。              鄒瞻舒攝

 

四四南村 信義區

 

眷村在臺灣有著獨特的歷史背景,是臺灣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歷史文化資產。如今,古老的眷村社區應如何在鋼筋水泥中生存下去,既能尊重歷史,又不阻礙現代發展,是首要問題。走過臺北三個不同的眷村,尋找歷史留下來的痕跡,展望眷村未來的藍圖。

 

 【朱欽瀚/專題報導】位於信義區的四四南村,是從前國民 政府修葺興建的第一座眷村。因位於四四兵工廠的南部,故命名 「四四南村」。拆除后僅留存下的古蹟,結合文創產業,安逸的在101的一旁,供後人參訪。

三代人的情感樞紐

 

 1948年,隨著國民黨大部隊,匆忙來到臺灣的聯勤 44 兵工廠的 工人們在此暫時落腳。為工人們提供生存環境的「四四南村」,也屬臨時建造、不穩定的聚落。兵工與其家人們住在僅有 3.5 坪的房子裡,與貧窮的生活進行搏鬥。

 在「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的口號下咬牙苦撐,想要回到家鄉中國

 這句口號的不了了之,讓眷戶們不得已在臺灣定居,開枝散葉,成為了當時所謂的「外省人」。

 家庭成員增多,與之俱來的是二代眷村人的生活和教育問題。在四四南村已當志工十五年的隊長林玉表示,那時候眷村人想到很多方法來解決居住問題,比如建造閣樓和在樓頂「開天窗」。 

 

展覽館裡存留下供人參觀的樓頂「開天窗」。                   朱欽瀚攝

 

 對四四南村的第一代眷村人來說,這裡是他們離鄉背井後的第一 個家。早年共同的革命生活,讓四四兵工廠的工人們團結在一起,這種精神同樣出現在後代身上。林玉說:「那時候眷村的孩子們每天吃和玩都在一起,在學校如果有人被欺負,大家就都會挺身而出。 所以那時候都沒人敢去欺負眷村的孩子。」 她還說:「眷村的小孩子們不像現在條件這麼好,他們周末都會去靶場,撿子彈殼和撿煤球來補貼家用。」經歷過教育自治、做零工副業,來補貼家用的眷村人,靠著團結的精神以及刻苦耐勞的生活方式,在這片土地上生存。

 

 提到四四南村的改建,林玉非常惋惜的說:「當年改建的時候很多東西都沒有留下,不然我們這個展示廳的展示品會更多,規模會更大。」

 如今的眷村後代早已各奔東西,取而代之的是絡繹不絕的參訪者和遊客,公民會館內透過各種展示品,訴說著那段艱辛歲月,讓後人們知曉那段歷史,以及讓眷村人知道,他們的祖輩初來臺灣時的狀況,並憑此懷念和弔唁。

 

展覽館裡還原從前眷戶家中古早樣貌。                         鄒瞻舒攝

 

眷村見證臺灣歷史

 

 源於眷村獨特的生活方式,眷村人們團結在一起。隨著臺灣不斷發展,在繁華都市中四四南村這般眷村的存在,顯得有些「礙眼」。但眷村人不願意遠離自己生活過的地方,加之原聯勤四四兵工廠大多都是工人,不具備軍銜,與國防部眷改規定有適用資格上的衝突。經過漫長的拉鋸,最終在 1999 年,為配合眷村改建政策,四四南村住戶全部遷出,並在2003年10月,正式成立信義公民會館,與眷村文化公園。

 

 為能讓四四南村煥發昔日活力,並保留原貌,其內部被改造成適合舉辦活動、展覽的空間。 其中一棟改造成眷村文物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另一棟則是外租給文創商店,目前由好丘經營,室外是流動性質的市集,政府選取商家入駐。

 

室外廣場成為文創市集,為眷村注入新生命。                    姜正文攝

 

 提及在四四南村市集擺攤時,攤主郭勝說:「這邊特別有文化氣息,又有一點古老的感覺。加上有很多新的店鋪,給人一種新舊協調的感覺。」

 帶著兩個女兒前來參觀的遊客黃先生說:「這是臺灣社會留下來的文化資產,我們可以帶小孩看到一些臺灣原來的風貌。」

 

四四南村簡史與重要大紀事

(資料來源/眷村文物館,整理、製表/鄒瞻舒)



 

中心新村 北投區

 

【廖凡漪/專題報導】在繁華的臺北,有個藏身捷運新北投站附近,歷史悠久、寧靜而淳樸的眷村—「中心新村」。也是臺北唯一全區完整保留的溫泉眷村,保存運動使其未來充滿無限的生機與發展可能。

被保存的眷村建築充滿了年代感。                                   廖凡漪攝

 

回顧其歷史脈絡

 

 中心新村身為臺灣十三處眷村保存區之一,更因完整保有三種不同時期的建築,融合成地方特色建築,而封為全臺保留眷村之一。

臺北市眷村心文化協會,策展企劃杜思嫺表示,「中心新村」的歷史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抗日勝利時期。將早期日軍殖民時所留下的的房屋改建成為居民住所,並延續使用日軍所建的公廁,也因為日本人認為溫泉具有療效功能,利用北投富有溫泉的地理條件,建設一座溫泉公共浴室,因此,中心新村也為全台唯一溫泉軍醫醫護眷村。

 

 第二階段,蔣宋美齡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原名: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所增建。一共七棟木造水泥瓦房舍,也是在這個時期將此處命名為「中心新村」。

 

 第三階段,後期居民自行申請自建房屋。由於經濟或風格不同,房子並無統一規格而是自行決定,所以房屋特色各不相同,形成多樣色彩。最後形成有79戶的小村落。

 

保留初心及過程

 

 中心新村的保存運動持續將近20年,直到2016年底中心新村的原住戶才遷離,列為文化保留區。杜思嫺表示,保留的首要初心在於,考慮到原住戶,會對其不捨及留念。

 杜思嫺還提到對於非眷村人,此處空間擁有許多歷史故事,讓想了解眷村歷的人們,實際感受從前的人生活的環境及背景,走進村子體驗不一樣的味道。

 眷村保存的過程,能感受到原住戶一直還是跟眷村的關係依然緊密。杜思嫺說:「每次舉辦活動時,不管是文物捐贈交換,還是參加活動,原住戶都會回來看看自己的家。」

 而眷村保護的過程困難,主要在於任何器具的保存,如:原眷村居民捐贈的原物件,要保存到非常完善,需要大量的資金與時間。房屋的老舊速度快,也使得修繕金額增加。

 

營造及後續發展

 

 活動企劃黃大豪說:「如果對於眷村文化有興趣的民眾,可多參加協會舉辦的活動及展覽,畢竟協會的力量有限,希望大家能有興趣就可以進來村裡感受。」

 協會也會舉辦不一樣的活動,如老照片展,讓大家不只可以感受在建築上感受眷村文化,也可以在照片的故事中來一趟懷舊的旅程。還有一些實境遊戲,讓大家親自感受眷村建築的不可思議。或者可以領聽來自40位原住戶的故事,感受從前生活的酸甜苦辣。黃大豪表示希望大家繼續關注,多參與活動。

 

 黃大豪表示,中心新村不僅積極舉辦活動及展覽,而且吸引電視劇到此拍攝,如《通靈少女》。許多活動都為眷村注入新活力,他說:「期待未來在各種不同的發展下,能為中心新村帶來更多不同的面貌,活出全新得眷村風格。」

 眷村的保存及發展有許多困難,文化大學史學系教授劉傳暘則說:「不單是只要保存建築物,而是要完整地將所有故事及味道留下,如果沒有任何故事只單純留下文物,這些文物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劉傳暘認為,在歷史悠久的文物面前,創新是不可避免的一環,文創發展方面要在歷史文物,及新創意獲得平衡,才能有效的加入新世代的想法,讓文化被保留,將歷史故事延續下去。

 


 

嘉禾新村 中正區

 

【戴彣卉 /專題報導】嘉禾新村曾經是個充滿生氣的眷村, 當地的居民安居樂業。如今僅剩斷壁殘垣,被迫搬遷的原住戶們都充滿懷念與感傷。文化局表示,未來當地將串連城南地區文化資產活化,可舊嘉禾新村,只存在於影像和原住戶們的記憶中了。

搬至新居的嘉禾新村原住戶,對曾經的眷村生活充滿懷念。

(左起:史永常、張敏媛、唐寶生、段至聖。) 戴彣卉攝

 

 

 嘉禾新村是臺灣唯一完整保留的自建聯勤眷村,日本二戰時代是臨時興建的軍營,直到國民政府來臺後,分配給聯勤單位的通訊兵作為通訊基地。

直到1946年,通訊兵單位從公館遷到桃園之後,空下來的土地被國防部改做眷村使用。

 

 嘉禾新村第一批居民,分配到的眷舍是用既有的建築物隔間,後來的居民是分配到土地,國防部同意他們在分配到的土地上蓋自己的房子,因此房舍呈現多元的樣貌,村落的巷子也顯得崎嶇彎折。

 另外,從建築房舍也能看出居民的生活故事,文史團隊好勁稻工作室發言人郁良溎說:「從建築的配置就可以看出家戶之間是有關係的,或是說可能是有幾戶所圍起來的空間最後形成社區生活重要的空間,嘉禾新村生成原因是因為不同時期的疊加。」

 

 他補充,居民因官階不同會有上對下的關係,曾有一戶是將軍,另一戶是幫他開車的下屬軍官,下屬軍官需要就近工作,將軍就把家中的土地割了一塊,讓下屬軍官可以在那個土地蓋房子。

 郁良溎接著說道,嘉禾新村並非一開始就規畫為眷村,所以缺少公共空間,居民只能透過約定俗成的方式劃定。例如某一戶門前的巷子比較寬,就做為社區居民集體看電影,或是國防部康樂隊表演的集會場所,因此形成生活感很強的聚落。

 

 在嘉禾新村居住超過六十年的住戶段至聖說:「最深刻的是早期下大雨的時候,什麼臉盆、水桶都拿來接漏水。」

 同樣居住六十年以上的住戶張敏媛對嘉禾新村有更深的歸屬感,她說:「我在嘉禾新村生,還來不及送醫院我媽就把我生出來了。」

 她補充,嘉禾新村的居民都像一家子,每一家每一戶互相都認識,雖然房子很破舊,但是就是有人情味。

 

 2002年臺北市文化局「眷村文化保存調查研究」第一期總結報告書指出,當時臺北市69座的眷村裡,嘉禾新村被列為臺北市前三名具有文化價值的眷村。

 然而,2014年嘉禾新村確定搬遷準備拆除,郁良溎說:「郝龍斌市長在最後的任期內將北投中心新村完整保留下來,所以決定提出嘉禾新村的保留。」

 

 他還說:「柯文哲在2015年用不公開的方式,認為只有三棟房子有文化價值的保留,其他都不留,那時候知道當然很不滿,一方面因為文化局沒有說明為何只留三棟,其他不留的原因是什麼。」

 如今居民從嘉禾新村,搬至萬華樂群花園新城已將近四年,但說起搬遷後的生活他們仍舊不太習慣。張敏媛說:「雖然(在嘉禾新村)生活機能不方便,但說實話,如果不是硬要搬遷,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

 嘉禾新村居住59年的唐寶生表示:「在嘉禾新村我家有七個房間,家的院子跟別的院子連在一起至少有200坪,在臺北市怎麼找這樣的房子。」

 

 他補充說:「過年的時候大家都會烤香腸、燻臘肉,小孩子都會去偷臘肉,出了嘉禾新村就不行了,在外面就算盜竊罪。在眷村絕對是從情開始講,情理法到了社區就變成法理情了。」

 張敏媛也順應說:「我們都很懷念在嘉禾新村的日子,離開後,到現在都還很難過。」

 

 嘉禾新村過去有130戶的房子,而根據臺北市政府目前保留範圍,不到原來的10分之1,且集中於北邊將軍住所區。

 郁良溎表示,嘉禾新村一定要全村保留,才能讓巷子跟不同年代因生活需求不同,而不斷去發展的建築物得到完整呈現,那才是當時討論中認為需被保留的價值所在。

 對於嘉禾新村未來規劃,臺北市文化局於九月發的新聞稿中表示,未來將串連城南地區文化資產活化,朝「嘉禾眷村劇場」方向規劃,以尊重歷史脈络、再利用城南資產為重。至於其餘村落建築為何不保留,文化局不予回應。

 郁良溎說:「現在要談什麼期望都是假的,因為已經都無法實現了。」他還提到,如今只能把過去拍的照片、紀錄片整理出來,望透過影像紀錄告訴世人,嘉禾新村曾經是個有生命的地方。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