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文化一周

歡迎光臨文化一周Culture Journal

新聞分類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330期】文化大學 「連儂牆撕毀事件」 專題報導

文化大學「連儂牆撕毀事件」專題報導
 
 
 【蔡文培/報導】9月25日約凌晨1時多文化大學敦煌書局旁,發生了港、陸生因張貼連儂牆而起的衝突事件。這是繼義守、東吳、淡江後,全臺第四起在校園中因立場不同,港生、陸生間發生的肢體衝突事件。事件發生當天早晨,校方、學生會、陸連會、港澳會皆發布了聲明,也同樣被學生、網友抨擊是切割迴避責任、掩蓋焦點。隔日9月26日,文大校方正式規劃了仇人坡共15個布告欄作為學聲牆,事件熱度已趨緩。不過,牽涉其中的各方又對此有甚麼看法以及解讀呢?本期文化一周訪問了學生會、陸生聯誼會、港澳同學會、學生自治改革陣線聯盟等四個學生組織代表,以及在衝突中受傷的香港學生。藉由不同的角度與觀點,來了解本次事件中,多方立場、處理過程以及發生前的背景因素,讓讀者更加了解本事件的來龍去脈。
 
 
 
學生會長:承認本次事件疏失 學生會之後會更努力
 
 
 9月24日深夜,數名文大港生在敦煌書局旁張貼「連儂牆」,未料在場的幾位陸生竟對港生怒罵「畜生」、「雜種」,並導致一名港生當場掛彩,文大學生會在隔 (25)日清晨發表聲明,但卻引來批評聲浪。學生會理事長何紋萱強調,「迅速回覆是學生會應該做的事,但聲明稿的不周全也是事實」,並再三向全校師生道歉。
 
 
校方多次表示:政治不入校園 行政中立
 
 
 何紋萱指出,學生會透過學務處的管道,向校方提出設置一個「所有學生皆能共同發聲」的平台,自改陣則是透過教務長向校方表達訴求,學生會和自改陣的訴求也促使校方召開緊急會議。「因為學校這邊已經拿行政中立跟我們講了,學生會這邊當然也感受到壓力,有些事情沒辦法做何紋萱說道:他表示,校方立場較為被動,等到事情爆發才做出處理,但在這個時間點卻像是為了平息學生怒火。
 
 
學生會坦承疏失 望同學諒解
 
 
 談到學生會被抨擊的第一則聲明,何文宣抱歉地說,第一時間是想澄清在Dcard上「指向此次事件是學生會的錯」的留言,因此呼籲理性、和平溝通上,引起強烈反彈。她強調,「聲明中指控二字的確是我們的錯,在用字遣詞上做得不好,這個錯誤我們必須承擔」。
  
 
 提及學生會、陸聯會、港澳會三方聲明,遭到各界批評,何紋萱指出,這三份聲明最初想強調的是「這純屬個人行為,並不代表組織,目的在澄清個人與組織之間的關係。」她補充,學生會希望維護所有學生權益,對他們而言,港澳會、陸聯會仍是平行的單位,若港、陸生有需要,學生會也將盡全力提供協助。
 
譴責暴力 隔日學聲牆活動開始
 
 
 「從第二則聲明開始,學生會即嚴正譴責暴力;並隨即與校方聯繫,推出學聲牆的設置及相關辦法」何紋萱說道;提到部分學生對「限期三日」仍有疑惑時,她說,經詢問校方後,「學校解釋,是希望每位學生皆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且被移除後還是可以再貼。」
 
 
 
學聲牆運作第一天,學生張貼標語在學聲牆上 蔡文培/攝
 
 
言論自由都該被保護
 
 「在民主自由的台灣,言論自由是所有人都該被保障的權益」何紋萱強調,無論港生或陸生,言論自由都該被保護。提到學生會的第二則聲明,她說明,在第一時間僅是想澄清,忽略許多學生希望學生會站出來強調「譴責暴力」,導致校園內、外產生批評的聲浪。學生會分別於9月25日下午在臉書轉發港澳會及陸聯會聲明,何紋萱解釋,會轉發這兩則聲明,是希望全校師生透過學生會的管道,可以完整地傳達兩方的意見,進而避免偏頗其中一方。
 
 
更好的學生會 盼同學再給學生會信心
 
 
 談到學生會與校方有無更有效率的聯繫管道,何紋萱表示,目前學生會已獲得學務長的通訊方式,教務長與總務長則仍待溝通。她也提到,所有文大學生都能透過公聽會、臉書的問卷調查反映意見;本次的公聽會也將討論「跨領域」等課程問題,目前學生會正在研擬辦理方式,盼公聽會得以和平傳達雙方訴求。提到文大似乎缺乏「學生議會」等單位監督學生會的問題時,何紋萱解釋「泛學生會的架構下,我們有理事會、會員代表會及監察會;但由於文大採行的是『理監事』的模式,這樣的制度較不容易造成學生會長選不出來的窘境」。她也透露,這樣的制度確保學生權益不會無人顧及,且保障學生得以藉學生會發聲。
 
 
 何紋萱最後強調,在本次事件中處理不好的部分,仍要向全校學生再三抱歉,希望全校學生再給學生會一次機會;「迅速地回覆是學生會應該做的事,但聲明稿的不周全、不完善也是事實。」
 
 
「連儂牆撕毀事件」
 
 
學生會、港澳會、自改陣:譴責暴力
 
 
 香港反送中持續延燒,9月24日晚間文化大學因連儂牆遭到破壞,傳出學生爆發肢體衝突。衝突過後幾小時,學生會、港澳會及陸聯會三方皆立即發表聲明,分別表示三會針對此事件的看法。
 
 
 其中港澳會代表受訪時多次強調,在民主自由的國家,任何人都可以有表達自己立場及意見的空間。對於使用暴力,進而危害學生的人身安全是港澳會全力撻伐的行為,希望學校不要姑息此事件。
 
 
 
 
即使下著滂沱大雨,仍有許多學生張貼海報,駐足觀看現場 蔡文培/攝
 
 
從圍觀演變至肢體衝突
 
 
 當天受傷的香港同學阿詹說,當天晚上十點,我們自發性的在牆上佈置連儂牆。我們在貼的時候,他們開始慢慢聚集,再之前沒有受到任何的通知或警告,他們就衝過來撕毀我們的文宣。
 
 
 受傷香港同學何泳彤表示,當天晚上十二點,大家正在佈置連儂牆,周圍非港生的人群開始慢慢聚集他們就動手了。我因為比較激動就罵了回去,她就把我拉下高台,當時我倒在地上她還有意追打,後來同行的男同學把我拉了出去,才沒有被追打。
 
 
 港生阿詹提到,港生都沒有動粗,肢體上只有把同學們拉開而已。但當天的陸生在過程中一直對我們爆粗口,還有試圖把我們拉開的人再拉回去。
 
 
 文化一周也邀訪多名當天在場的陸生同學,但都表示不清楚當晚狀況。
 
 

陸聯會會長:不表示贊同港生,但捍衛發言權益。

 

 

 陸聯會會長受訪時表示,陸聯會對港生的行動不表示贊同,但陸聯會將會捍衛港生及陸生的發言權益。針對此事件,陸聯會對港生等行動以示尊重。他也提到,希望雙方進行和平溝通,對這次發生的事情感到遺憾,希望文大可以回到之前平靜、讓人安心的學習環境。
 
 
多方聲明:譴責暴力
 
 
 學生會長何紋萱提到,從第二則聲明開始,學生會即嚴正譴責暴力。第一時間的聲明沒有譴責暴力是學生會的疏失,但第二則聲明會更接近我們的態度。
 
 
 港澳會代表也表示,臺灣是自由民主的地方,每個人都有表達立場的權利。對此,港澳會譴責暴力野蠻的行為,呼籲校方公正處理,不要低調帶過。
 
 
 自改陣總召陳維聰表示,事件的經過至各會的處理上,自改陣可以理解各方在處理事情上的立場。但針對當晚事件譴責暴力是不可避免的。
 
 
 受傷港生阿詹也說,這個暴力行為我們是不能接受的。雖然我們私底下有找警方解決,但身為一名學生,我們還是希望校方能對這件事情有一些回應。
 
 
 
 
港生也在場發放標語貼紙表達訴求 蔡文培/攝
 
 

何泳彤:校方行政架構臃腫 有意外才做事

 

 

 「學聲牆」在學生會及學生自治改革陣線聯盟的推動下,校方在一夜之間立即回應。隔日9月25日早上十點,教務長方元沂到公告欄現場,與自治改革陣線聯盟總召陳維聰張貼公告。此舉也象徵「學聲牆」活動的開始。
 
 
 據自改陣總召陳維聰說,「學聲牆」的申請是透過學生會與自改陣等多方合作,積極與校方三處溝通的成果。溝通的時間在半夜,相信校方在半夜有過積極的討論,才於隔日早上有「學聲牆」的活動。
 
 
 當日受傷的港生何泳彤表示,校方行政架構臃腫,任何活動申請皆需要拿著社團公文到處蓋章。如果公文有不合宜的地方,前面的流程皆要全部重新來過。而現在要做事(指「學聲牆」),不是一夜就做好了嗎?
 
 
 港澳會會長受訪時說,學校一定要以社團名義才能舉辦活動,不能以個人名義申請。此點確實在學生權益上,還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學生會長何紋萱指出,雖然施行個人名義,或是以一個團隊等企劃申請確實需要相應的配套措施,但仍然值得進行討論。為了同學們的權益,學生會未來將會思考一個更好的配套措施,與學校爭取。
 
 
 港澳會顧問也提到,社團舉辦的活動需要符合社團成立的身分。如果舉辦活動可以用個人或是團體的方式申請,將會讓學生權益更好的發揮,也不會讓學生們的聲音因為既有的束縛而被隱藏。
 
 
 
 
當天被撕毀的海報 郭焮濰/攝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